hahabet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虎夫伍北赵念夏在线阅读 - 1997 胸针

1997 胸针

        与此同时,白家镇街头。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很多人口中话题的伍北正眯缝眼睛盯着某家正在装修的火锅店门前仔细观察。

        不久之前,他亲眼看到萧洒就是从那家店里走出来的,自然先入为主的认为,这家店绝对跟对方有所牵扯。

        可看了好半天,他禁不住又开始产生怀疑。

        那家店没有任何异常,就跟整条街许多正在装潢的店铺一样,开店的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长得中规中矩,不算漂亮也不丑。

        按照正常逻辑,如果她真跟萧洒有什么瓜葛,此刻肯定已经收到信儿了,不说立即关门跑路,怎么也不可能继续大摇大摆的招呼工人装修。

        “难不成是我想错了?”

        扫量许久后,伍北摸了摸自言自语。

        盘算好一阵子后,他把位置给君九发过去,随即装作路过的模样朝火锅店走去。

        “有什么事吗?”

        店内正收拾装修废料的女人见到伍北站在门外伸长脖子眺望,不由迷惑的走上前。

        “没事,我就看看,我在那边也租了一家门面,正发愁怎么装修呢。”

        伍北装模作样的笑了笑,手指天花板随口发问:“你这说石膏线条吧,看着挺有层次的。”

        “进来看吧,以后都是邻居,免不了互相照顾,你开什么店啊?”

        女孩很是热情的邀请。

        “呃,我在门口瞧两眼就行。”

        面对她的好客,伍北警惕的摆摆手拒绝。

        天晓得这妮子跟萧洒究竟是什么关系,万一里面早就备好了埋伏,自己不十成十变成送货上门了么。

        “不用客气的,我这儿没什么商业机密。”

        女孩并不知道伍北的想法,好笑的伸手想要抓他。

        “真不用美女,我还有事儿,回头再来参观吧。”

        眼见对方居然有“动手”的意思,伍北脚底像是装了弹簧似的往后一蹿,迅速闪出去几米远。

        “什么事伍哥?”

        而这时君九也快步出现。

        见到来了帮手,伍北的底气瞬间充足,指了指火锅店的方向挤眉弄眼:“我看她家的地板铺的挺上档次,咱俩进去瞟一眼。”

        “走呗。”

        君九瞬间会意,不动声色的冲伍北比划一个ok的手势。

        “美女,我们…”

        伍北尴尬的缩了缩脖子,刚才对方主动邀请他不接受,现在又厚着脸皮上门。

        “不碍事的呀,随便看,有什么不懂得可以问我,不论是选材还是装修方案,都是我自己亲力亲为,不敢说最好,但是绝对能帮你们省不少钱。”

        女孩很大方的侧开身子示意。

        该说不说,对方身上那股子干练直爽的川渝妹子性格,确实特别讨喜,这样的人做买卖,绝对很容易赚的盆满钵满。

        几分钟后,伍北和君九告别女孩离开。

        “有啥发现没?”

        刚走出去没多远,伍北就立即迫不及待的询问。

        刚刚他把所有的边边角角都浏览一番,但是结果不尽人意,全然没有半点藏污纳垢的迹象。

        “没有,满屋子甲醛味,按理说没法住人,既没有暗房,也没有后院,通体也就一百多平,哪怕是个傻子,也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躲藏。”

        君九摇了摇脑袋。

        “简直奇了个大怪,我刚刚探了女孩几句口风,她似乎也根本不知道什么萧洒,确实不像装的,可问题是那孙子确实是从这家店出去的。”

        伍北一头雾水的呢喃。

        “喂先生,你刚刚说你亲戚来过我的店,是不是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像个大学生的帅哥?”

        两人正小声议论时,火锅店的女孩着急忙慌的追了出来。

        “可不呗,我那表弟性格有点轴,跟他父母闹别扭离家出走,现在把全家人都快急疯了,妹子你要是有消息就告诉我吧,拜托了。”

        伍北佯装着急的模样双手合十恳求。

        “其实你们刚才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不是想看装修的,按理说我不该多管闲事,但看你挺着急的,这个是他的吧?我帮他洗衣服时候不小心落在盆子里的...”

        女孩迟疑几秒,摸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铜制胸针,递向伍北,随即又把弄脏萧洒衣服的事情简单复述一遍。

        攥着那枚莲花造型的胸针,伍北顿时间有点拿捏不准分寸,胸针的做工很精美,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并且应该有些年头了。

        如果女孩说的是真话,那这枚萧洒随身携带的胸针应该对他比较重要,保不齐还会回来取,如果是假话,他贸然收下的话,指不定会落入什么陷阱。

        同一时间,因为鼻炎严重原因,本就性格阴郁的萧洒变得更加暴躁不安。

        在跟欧翔一起徒步返回住所的路上,他突然发现一直别在t恤上的胸针不翼而飞,瞬间暴走,掉头就要返回白家镇。

        “疯了吧你,明知道伍北他们全在镇上,指不定这会儿正挨家挨户的搜查,你回去送菜啊?”

        欧翔立即拦下他呵斥。

        “胸针一定是跟他交手时候丢的,我必须得找回来!对我很重要!”

        萧洒眉头紧锁,双手攥成拳头。

        “别犯病,死物再值钱也代替不了小命,想找后半夜再说,现在绝对不行,要么你给罗天打电话,他如果允许你破坏计划,那就随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