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bet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叫一声老公在线阅读 - chapter 114

chapter 114

        chapter    114

        三喜?

        结婚?

        叶籽心呆呆地眨了下眼,小心翼翼地望向房门口处的陈楚砚。

        只见陈楚砚淡淡地看着叶籽心,和她对视了几秒钟之后,他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这个时候,莫先生瞟了陈楚砚一眼,轻笑着按住莫太太的手,虽然是对莫太太说话,但目光却一直盯着陈楚砚,“女儿刚回家,又这么小,我们就不要急着讨论她的终身大事吧?

        之前的强硬实属无奈之举,现在女儿回来了,就让他们自己决定他们自己的事情……”

        莫太太抬眼看了看莫先生,又爱怜地揉了揉叶籽心的脸蛋,“是妈妈太心急了,都没有问你们自己的注意,是妈妈的错”

        叶籽心微笑着摇了摇头。

        但在他们前往餐厅的路上,叶籽心难过又委屈地低下头。

        她太明白陈楚砚那个闪躲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了……

        不是逃避——陈楚砚这个男人是绝对不会逃避任何事情的,就算是他和她的终身大事……

        那分明就是。

        拒绝。

        虽然她从来没想过和陈楚砚结婚的事情,但是在莫太太提出之后,如果说她没有一瞬间的心动,那是骗人的……

        更可怕的是,在那一瞬间的心动之后,迎来的却是陈楚砚无声的拒绝。

        为什么要拒绝呢?

        他不是说会爱她一生一世吗?

        难道她和父母相认了之后,他对她的感情有了转变?

        就是因为她不姓“叶”,是姓“莫”的?

        ——

        一连两个月,叶籽心都和莫先生莫太太一起在美国纽约。

        期间她完成了一场品牌秀,又直接向t大请假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

        平时叶籽心会花费一些的时间放在学习上,其他时候就是陪在父母的身边——就像普通家人的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天伦之乐,每天一起做饭、吃饭、睡觉、逛街、看望外公外婆,下雪天的时候莫氏夫妇还会陪叶籽心在花园里堆起一个大雪人。

        在莫氏夫妇知道叶籽心喜欢毛绒玩具熊的时候,他们将美国所有能买到的毛绒玩具熊种类几乎都买给了叶籽心,堆满了几个房间。

        有父母在身边,有父母的疼爱,叶籽心很幸福。

        也只有父母带来的幸福,才能短暂的让她在陈楚砚那里受到委屈抹平。

        叶籽心在美国和父母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陈楚砚很少出现在她的眼前。

        好在他不再像过去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玩人间蒸发,而是每天都会和叶籽心通电话,随时报告自己的动向——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内,小部分时间会出国,但很少来到美国。

        叶籽心偶尔也会在吃饭的时候迂回地询问一下莫先生,不过从莫先生那里也得不到太确切的消息,她只知道陈楚砚在处理陈梵夜和戴美茹那些人、那些事……

        直到农历新年前半个月,叶籽心才和莫氏夫妇一起回国,参加了t大的期末考试,又去《vogue》拍了两套杂志图。

        结束期末考试,叶籽心又和奚若晓见了面,虽然之前在网上已经聊过了,但还是将她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面谈了一下。

        ——

        回国又放假的叶籽心有更多的空闲时间。

        于是……除了陪父母的时间,其他时候,叶籽心都尽可能的陪在陈楚砚的身边,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他去开会的时候,她就在他的办公室休息;他去看望陈太太或者去参加一个新的极限冒险运动的时候,她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时间来到了三月十一日,叶籽心户口本上生日的前一天。

        也是三年前,叶籽心和陈楚砚相遇的前一天。

        那天叶籽心下了课,就去找公司找陈楚砚了。

        秘书一见到叶籽心便笑道:“叶小姐,陈总正在开会,是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估计要开到很晚,陈总说让我派车送您先回家——”

        叶籽心摇了摇脑袋,轻声说:“我就在这等他。”

        “……”秘书虽然是领了陈楚砚的命令,但她也不敢违抗叶籽心,“……那好吧,叶小姐您去陈总的办公室里吧,清静又暖和。”

        叶籽心轻轻“嗯”了一声。

        ——

        等待的过程是甜蜜且枯燥的。

        叶籽心先坐在陈楚砚的办公桌上完成了作业,又预习了接下来的课程。

        在她收起书本的时候,陈楚砚还没有结束会议。

        叶籽心无聊地在偌大的办公室里走了几圈,伸了伸懒腰,然后她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京城的繁华夜景、万家灯火。

        最后她又绕回了她最熟悉的地方——办公室的内间。

        那原本是储放资料的地方,后来因为叶籽心总过来,陈楚砚就命人将内间打造成一个小型的休息间,床铺、沙发、电视、电脑应有尽有。

        叶籽心懒懒地倒在床上,闭着眼睛拉过棉毯盖在身上,甜憨憨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叶籽心感觉到了有一个人轻手轻脚地坐到了床边,并轻柔地用指尖插进她的黑发,慢慢地按揉着她的头部……

        “唔……”叶籽心难耐地在床上蹭动了几下,慢慢悠悠地撑开眼皮。

        黑暗之中似有微光,入眼便是陈楚砚模糊的轮廓。

        叶籽心懒洋洋地哼唧了几声,几秒钟之后,她眯着眼睛甜甜地笑了一下:“哥哥……”

        陈楚砚单臂撑在叶籽心的身侧,继续一边给她按摩,一边轻声问:“最近一直很累是吗?”

        叶籽心又“唔……”了一声,如实地点了点头——她又要上课,又要陪伴父母,又要兼顾模特事业,时间本来就不多,而她又比之前更加黏着陈楚砚了,恨不得无时无刻不和陈楚砚在一起当连体婴儿。

        沉默了一阵,陈楚砚又说:“你已经这么累了,以后就不用特意过来,等我忙完了再过去找你吧?”

        陈楚砚话音一落,叶籽心便坚决地摇晃起脑袋。

        “为什么?”

        陈楚砚似笑非笑地揉了下叶籽心肉嘟嘟的脸蛋,压低音量,“几乎每天都要见面,还这么急着见我?”

        叶籽心坚定地点了点头,她在黑暗之中微微抬起脸——两个人默默地对视着,他们只能看到对方闪闪发光的眼睛。

        她伸出胳膊,紧紧地搂住陈楚砚的腰肢,“之前,那么长的时间,我都在自己吃自己的醋,是不是好蠢啊?

        ……”

        陈楚砚冷冷清清地笑了一声,顺势躺在了床边,将叶籽心拥在怀中:“哪里蠢了?

        人是要看向未来的,不能总往过去看,毕竟那个时候,别说你了,就连我和莫先生、莫太太也不知道你在吃自己的醋——”

        叶籽心乖乖地往陈楚砚的身上靠,并小心翼翼地主动亲吻了他一下。

        “干什么?”

        陈楚砚微微垂下眼,轻笑道,“最近进步很大啊,化身成为黏人的‘小甜豆’不说,还这么会送抱送吻的,怎么突然这么开窍啦?”

        叶籽心将脸颊埋进对方的胸膛里,闷闷的声音中有着无尽的委屈,她第一次对陈楚砚这样坦白心扉:“我好怕哥哥什么时候就不喜欢我了……所以我要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

        陈楚砚:“……”

        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死寂一般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拥抱的体温。

        几分钟之后,陈楚砚才用没什么情绪的低声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从哪里看出来我会不喜欢你?”

        叶籽心抿了抿唇角。

        当莫太太提出让他们结婚,而陈楚砚且无声的拒绝的那一瞬间,叶籽心就什么都明白了。

        “哥哥……”叶籽心悄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找到了父母之后,有了比较坚实的后盾,可更加没有安全感了……”

        陈楚砚不语一字,只是轻轻抱着叶籽心。

        “以前你说喜欢我,我很开心,很幸福,因为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我,就是喜欢我这个人,可是以后,我们之间的感情会不会因为‘莫小姐’这个身份慢慢变质呢?

        或者我们之间是不是已经变质了呢?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喜欢我了呢?

        你会不会觉得喜欢我、和我在一起,对于你来说,已经是一种压力了呢?”

        陈楚砚静静地问:“你对我们之间的感情产生了怀疑?

        或者说,你开始怀疑对我的感情?”

        “没有!”

        叶籽心回答的非常的坚定,她注视着陈楚砚的眼眸,极其诚恳、认真、深情地说:“哥哥,我好喜欢你,好爱你,好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这些话我都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是我的真心话……”

        “那你还在担忧什么呢?”

        陈楚砚轻轻捧起叶籽心的脸蛋,对准她的嘴唇吻了一下,“我们之间并不是玩玩而已的过家家,你突然从我一个人的心心、我一个人的独有,变成了‘莫大小姐’,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身份,一对让人无法忽视的父母。

        你不再是那个小小的叶籽心,而是命定的天之骄女,我需要不停地思考,去审视、去衡量我们周边的世界,不止是你,更多的是我自己,我要不停地质问自己——”

        叶籽心轻轻“嗯”了一声,又埋进陈楚砚的怀中。

        她不会去问陈楚砚质问的结果是什么——这就是她爱他的方式。

        ——

        叶籽心和陈楚砚两个人又在那张小床上甜蜜了一会儿,便起身准备出去吃饭。

        陈楚砚不想让叶籽心出去吹冷风,便先去取车,让叶籽心在商务大楼的门口里面等他。

        突然一辆深蓝色的宾利车慢慢地停在了大楼前方的平台。

        叶籽心惊得睁大了眼睛。

        竟然是……

        陈梵夜!

        不过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陈梵夜刚一下车,往前面只走了几步,便被门口处几个穿白衬衫的工作人员冲上去拦住。

        叶籽心咽了咽口水,慢慢地走了出去。

        没想到陈梵夜突然“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叶籽心:“我早就猜到了,不管是陈楚砚,还是莫家的人,都会把你保护的密不透风,莫氏夫妇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宝贝千金,肯定不会再让你发生什么意外了,叶籽心小姐……”

        叶籽心没有说话。

        陈梵夜挣扎了几下:“哦,不对,我现在是应该叫你叶籽心呢?

        还是莫籽心?”

        “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叶籽心冷冷地看着陈梵夜,“我再也不是过去被你骗的那个我了,你过去都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清楚楚,还有你的那个心上人,你们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没几天好日子可以过了,坏蛋活该被法律制裁!”

        ——有关于陈梵夜和戴美茹,陈楚砚倒是很少提起,但叶籽心最近听莫先生和莫太太讲了一些,她才知道,除了对陈太太和陈楚砚做过的一些事情,他们还做了其他许多不可饶恕的坏事,当然,想要起诉他们,只需要陈太太一件事即可。

        陈梵夜又哈哈大笑了一声:“哦?

        我们是狼心狗肺?

        我们是坏蛋?

        大家都身处在社会这个大泥潭之中,你又觉得你的父母和你的男人比我干净到哪里去了?”

        叶籽心冷笑了一声,直接呛了回去:“反正比你干净!”

        “你现在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别说气质了,连说话都很有底气了是吧?”

        陈梵夜讥笑了起来,“果然成为了‘莫家大小姐’就是不一样,我真后悔当初没有早点对你下手,就一直觉得你的作用只是限制陈楚砚,没想到你大有来头——天意如此吧……”

        叶籽心厌恶地瞪着陈梵夜。

        这个时候,来自奔驰越野的“轰隆”声突然降临。

        叶籽心看都没看陈梵夜,便跑向奔驰越野车,坐进了副驾驶位上。

        她舒了一口气,看向驾驶位——只见陈楚砚的指尖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盯着后视镜,目光阴冷。

        几秒钟之后,陈楚砚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看向叶籽心,柔声问:“你想吃点什么?”

        “我想一想呀——”叶籽心甜甜地笑了起来,“哥哥,我们去吃牛排吧,好不好?”

        “当然好……”

        一脚油门,奔驰越野车消失于众人的视野中。

        ——

        从西餐厅走出,时间已近凌晨。

        叶籽心和陈楚砚到达陈楚砚私人别墅的时候,天空中竟然飘起了丝丝飞雪。

        三月春雪,纷纷扬扬。

        叶籽心兴奋地牵着陈楚砚的手在花园里转起了圈圈:“哥哥,下雪了……”

        从天而降的飞雪却给叶籽心的笑容染上了几分温暖。

        就在叶籽心兴奋的一塌糊涂的时候,灯光突然亮了起来,给黑暗的花园洒下了光明。

        雪花在灯光之下更显晶莹。

        “好棒啊!”

        叶籽心抬起脸,注视着夜空,“春雪真的好美,比冬天里的鹅毛大雪有美感多了,是不是啊,哥哥?”

        话音落下,她同时看向陈楚砚。

        下一秒,她便彻彻底底地愣住。

        因为……

        在初春的雪夜里,陈楚砚微微地摊开掌心——几片雪花轻轻地落在了他掌心中那个小巧精贵的深蓝色盒子之上。

        在叶籽心愣神之时,陈楚砚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打开了盒盖。

        一个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静静地躺在黑丝绒之上。

        陈楚砚微微笑了起来,他注视着叶籽心的双眸,一只手盛着戒指盒,另一只牵起她的手,缓缓地、慢慢地,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冷,可语气是那么的虔诚:

        “我的心心,二十岁生日快乐——”

        明明莫太太说过她准确的出生年月日,她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可陈楚砚却依然在三月十二日对她说“二十岁生日快乐”……

        叶籽心立刻热泪盈眶。

        如果这样她还不能明白他的心意,那她还怎么做和他携手一生的人?

        她在他的心中,一直是过去那个一无所有、只拥有他、把身为海王星的他作为太阳的叶籽心,从未改变过。

        从未!

        “心心,我不管你是姓叶、姓莫,或者姓其他的什么,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很大的区别,叶籽心和莫籽心都是我的心心……请,嫁给我吧——”

        叶籽心的泪珠和雪花一同落在陈楚砚牵着她的手背之上。

        “……”叶籽心的脸颊粉扑扑的,她十分娇羞地瞥开眼睛,小声问,“你为什么还不给我戴上戒指?”

        陈楚砚立刻微笑了一下,他取出戒指,轻轻地套进了叶籽心右手的无名指上。

        他慢慢站起身,将叶籽心拥进怀中,牵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下戒指,然后抬起她的下颌,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瓣。

        ——

        他是她的救赎。

        他是她的太阳。

        而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温柔和光明。

        叫一声哥哥,给一生宠爱。

        (全书完)